其他CBD:  北京    上海    广州     深圳    沈阳    武汉    天津    合肥    西安    长沙    青岛    重庆    南京
您的位置:首页 > 精选阅读
秘密——入围复审作品选登北京CBD原创短篇小说大赛
2014-01-25发布人:5icbd2来源:北京CBD原创短篇小说大赛

        “北京CBD是众所周知的商业会聚之地,充分发挥了北京商务中心区的功能作用,立足北京,服务全国,辐射亚太地区乃至全世界。以吸引跨国公司总部和地区总部为重点,以发展现代服务业为主导,以培育国际金融产业为龙头,抓住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和北京举办第29届奥运会两大机遇,把商务中心区建设成为北京重要的国际金融功能区和发展现代服务业的聚集地......”


        我听到这里的时候皱了皱眉,问道:“你不能说出点有新意的东西么?”对面的女孩尴尬地笑了笑,说着:“我重新准备......”就朝我稍稍鞠躬后推开门走了出去。


        我看着她走出去的身影,忽然记起了六年前的我。是的,是六年前的我。现在我已经是一个三十五岁的老女人了,我知道没有人敢在我的面前这样叫我,因为我是经理。但我知道,他们一定在背后悄悄议论着:“那个老女人时常板着脸,怪不得没人要。”至少我在洗手间的时候听到过几个女人这样说。我没有冲出去抽她们一耳光,然后和她们撕扯着扭打在一起,因为我清楚地明白那不是我这个身份应该做的事情。我也没有滥用私权将她们踢出公司,因为这里需要那些虽然管不住嘴但是有一定能力的人,我不能因为自己的私怨而对公司不利。


        我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看着这个繁华的都市。CBD是北京商务中心区的简称,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个值得让人们称为首都的地方。它是多数高端企业的所在地,是财富的聚焦点,代表着时尚的前沿。同时,CBD又是无数中小企业创业和成长的摇篮,众多创意文化、物流、服务企业在这里启航。而我却在想着,这个如此繁华又发展迅速的地方埋葬了多少秘密,又让多少人耗尽了生命。


        我转过头的时候看见办公桌上一张合影,那是多年前的我,还有我的闺蜜,锦。


        那时的我在北大考研,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锦也在这里。我和她的家乡不在北京,可是我们从小时候开始就渴望着一起在北京安家。我相信向往美好的地方是很多人的愿望,至少它曾经是我的梦想。我并不是一个千金大小姐,我出生在普通的家庭。所以我比任何人都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所有我想要的东西都只会通过自己的双手得到,我不屑别人的帮助,更不想从别人那里得到任何东西。这样的我,在每一个时刻都会拼尽全力的努力着,我知道,即使是为着我曾经的努力,我也绝不会后悔。


        后来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我遇见了生命里第一个重要的人,他是,幻。


        我在北大校外租了间房子,和锦一起。锦像她的名字一样,很漂亮。总是用一种湿漉漉的眼神看着别人,让每个人从心底里产生着想要保护她的欲望。反观和她生活了这么久的我,却是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的铁人。女人被称作铁人没有什么值得骄傲,因为没有男人会感兴趣,对这样冷冰冰不会抱怨,只会自己舔伤口的人,没有人愿意站出来保护她们。因为所有人都会理所当然地认为,她们不需要保护,因为她们很强大。


        可是在那个夜晚,有一个人给了我温暖。那时候天已经完全地黑下来,我抱着书从学校跑出去。学校离我租的房子不是很近,所以我想跑的更快一点,以免淋感冒。于是我越跑越快,在转弯的地方不小心踩到了什么东西,一下滑到在地上,路上的脏水铺了我一身。我坐在那里半天没有站起来,因为我的膝盖摔破了,很疼。


        我看着眼前的雨帘漫漫而下,像一场不会停歇的新生之礼。现在的锦一定和她的男朋友在看电影,或者是在哪里吃着热乎乎的她爱的水晶饺。想到这里,我的鼻子忽然酸了起来。这时候我的头顶突然多出来一把伞,我惊得站起来。看着眼前陌生的男孩,转身就要走开。可是他一把将我拉住了,说道:“我认识你。你就是那个总在肯德基里看书的女生,对吧?”我甩开了他的手,跟他说道:“我不认识你。”然后掉头走掉了。


        他还是不死心地跑上来为我撑着伞,说道:“我叫幻,很高兴认识你。学摄影的,比你大哦。”说完他自己笑了起来。我一路上默默地听着这个男生说着些有的没的,觉得刚才的失落感好像漫漫的烟消云散了。


        后来我在校园里经常碰见他,他总是笑着和我打招呼。经过那一次,我觉得他也许是个好人也说不定,就勉强牵起嘴角回以微笑。没想到他在看到我的表情之后就僵着脸点点头,我想,他一定是被我僵硬的表情吓坏了。我想着,离我远一些也好,这样就可以少些麻烦。


        第二天我边走边看着马克思主义,突然一下踩空了,整条腿已经进了下水井里,还好我的反应能力不错,才没整个掉下去。我将手撑在两旁,使劲的将自己的腿拉了出来。看着小腿在水泥上擦出的一道长长的血痕,我真想骂他们为什么不将下水井盖好。可是看了看旁边倒地的牌子,我闭上了嘴。站起来的时候腿上的伤口扯着疼,我忽然看见站在前面不远处的幻,他正看着我。我装作很平常的样子打了招呼,他问:“你怎么了?”我回了句:“什么怎么了?”他蹲下将我的裤脚卷上去,摁了摁我的伤口,听着我的抽气声说着:“没怎么?”我听到这句话抬起脚准备将他踢开,可是他趁这个空当将我打横抱了起来。他抱着我急匆匆地穿过无人的清晨,我好像听见自己耳边的风声,又好像只听得见他浅浅的呼吸声。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们众望所归的在一起了。锦时常说着:“你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了,遇见幻这样的男生。要是我早一点遇见该多好。”我微笑着看着一旁正在帮我剥虾壳的幻,他是我除了家人外最重要的人。那时我们已经一起走了七个年头,在我自己看来都觉得这是不可思议的。漫长的七年里我们一直在北京,我们哭过笑过,可还是紧紧牵着对方的手。这是庆祝我成功攻下博士位的聚会,大家在一起都很开心,尤其是幻,他从头至尾都是笑着的。虽然我没有听见他说任何恭喜之类的话,可是我只要看着他的眼睛,就什么都懂。


        聚会结束后,我和幻一起走在夜晚的北京。这个时候的北京华灯初上,到处都是闪烁着的霓虹灯,像是一场诡异的舞会。幻在身边问我:“高兴吗?”我听着耳边他低低的声音回了句:“高兴。工作也已经签下来了,就在CBD的一家公司上班。虽然职位不是很高,但只要我好好努力,我相信一定可以!”这时他停下来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我也走过去坐在他身边。他的眼睛在黑夜里熠熠生辉,我听他柔声说道:“等你工作稳定下来,我们结婚好不好?”我看着他小心翼翼问话的表情,有些心酸。然后我握住了他的手坚定地回答了一句:“好!”


        幻这时候已经笑的像个小孩子一般,他说着:“那我们去丽江旅游结婚吧,婚宴等回来后办。让我赶紧抽个时间去买订婚戒指才行,买什么样的好呢?”他转过头问我。我看着他的样子笑道:“你挑吧,你肯定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我看他的眼睛在黑夜里闪了闪,然后他便将我搂在了怀里,喃喃道:“就我挑。”


        后来的几个月里我一直很忙,因为是新人,又是刚刚到公司,所以免不了要多做些事。即使你再有能力也要得到别人的肯定才算数,所以在公司里我也小心翼翼地与同事搞好关系,还要做到尊敬前辈之类的。那段时间里我的神经绷得很紧,一有人叫我,我便弹簧似的跳起来听着他们的吩咐。我知道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所以在心里也没有多大的排斥,只是整段时间里感觉自己脑子里面的弦快要绷断了。


        好不容易的休假时间,我跑去幻的摄影店找他。可是店门关的很紧,上面也没有任何的通知。我忽然想起来,在我工作的这段时间里我们似乎没怎么联系过。好几次他打电话过来我都说着自己很忙,听见他咳嗽的声音便会叫他多穿点,然后挂断。想到这里,我拿起手机拨打他的号码,里面传来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的声音。我这个时候忽然很怕,因为我觉得自己抓不住的东西可能就再也不会属于我了。


        我很急,可是我没有任何的办法得到他的消息。这时我接到了锦的电话,她约我到她家,说是有事告诉我。我匆忙地赶去了锦那里,我到的时候她坐在沙发上绞着自己的手指,我看见她手上一枚漂亮的戒指,那个款式我很喜欢,不知道幻给我买了什么样的款式。


        锦看着我坐在她的对面,有些犹豫地开了口:“我和幻下个月就要结婚了,明天就会从这里搬走。”我觉得我听得不是很明白,幻不是说等我工作稳定下来就结婚吗?我僵着脸问了句:“什么意思?”锦摆出一副很愧疚的表情,继续说着:“这几个月来你一直在忙,幻在这段时间里生病了,我一直在医院陪着他。你知道,我一开始就羡慕你能遇到这样的男人,也是你自己给了我这个机会。”说着她抬手看了看戒指。我忽然间好像明白了些什么,那是幻买给我的戒指,现在却戴在自己闺蜜的手上,这真是一场笑话。我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碾碎了一样,我尽力控制着平稳的呼吸说道:“我不信!他在哪里?”锦看着我的眼光有些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