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CBD:  北京    上海    广州     深圳    沈阳    武汉    天津    合肥    西安    长沙    青岛    重庆    南京
您的位置:首页 > 精选阅读
再见亦难——北京CBD原创短篇小说大赛入围复审作品选登
2014-01-25发布人:5icbd2来源:北京CBD原创短篇小说大赛

序:


我以为我还有与苏诺再见的机会。像言情小说里的情节,有一天她终于疲累回到这里,会走进这座SK大厦,也许心血来潮走进电梯按了18层,来到我们曾经共事过的办公室,发现我一直还在这里,就像她从未离开时一样。然而苏诺没有再回来,我也没有像小说里的男主角那样在等待中孤独终老,我们之间的故事就是这样,还未开场便已落幕。


 


2007年,北京的一月,深寒。没想到在如此冰凉的季节,仿佛就演电影一样让我邂逅了这样的女子。


有高跟鞋的声音笃笃地由办公室门外走近,接着停在我的斜侧的办公桌边,随着销售部副总的声音响起:“向各位同事介绍一下公司新来的销售部经理苏诺……”副总接下来的话我完全没有听到,直到被一阵鼓掌声惊醒。这个新来的苏诺身上有种让我说不出的感觉,使我眩晕。接着,她便脱掉了包袱似的外套,漫不经心地将它和一只Gucci手袋随意地甩在办公桌的一角。薄呢的短裙下黑色丝袜包裹着的性感修长的腿高高翘起,启动电脑和点烟的动作几乎同时进行。不过几分钟的时间,苏诺已经斜叼着香烟在电脑键盘上指跳如飞,间或电话频繁作响,她的声线爽朗而略带磁性,一一得体应对。我不禁惊讶于她对公司业务的熟悉和适应程度。


接下来的日子,我习惯了每天清晨目睹苏诺的一连串野性又不失优雅的动作,感觉像是看一出活色生香的好戏。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我这样欣赏她的作风,在公司敞亮的大办公室里,总有几个一脸菜色的女人装模作样地捏着鼻子说讨厌烟味,也总有几个酸葡萄男人乐此不疲地杜撰着苏诺的风流情史。我有时会为她感到悲哀,一个女子因为过分美丽和能干而被孤立,难怪古人说无才是德。但是苏诺似乎并不在意,她只会越发气势迫人地走过他们,带着趾高气扬的不屑。相传她家底丰厚,根本无需靠公司这点微薄薪金吃饭,所以才能视Gucci如粪土,一根扔在办公桌角落里许久不用的Chanel手包,也没人敢怀疑是A版。


公司对苏诺的传言有增无减,有的说他是集团总裁的小蜜,也有人说她是哪位高层的亲戚,传言无一不带着来路不明的敌意,大多编造的有根有据。而苏诺只是冷眼置之,将别人搬弄是非的时间把工作做得井井有条,不管是什么原因将自己屈在这里手别人白眼,她总是有自己的本事不肯被别人看轻,这点我看得很明白,也是我对她侧目的原因。一个漂亮的女子在任何地方都是享有骄纵特权的,而苏诺不,看得出来,她甚至轻视这样的特权,从工作上讲,她的表现无懈可击。而她高高在上的骄傲,让男人疼惜的念头都不敢有。


听闻上面安排我和苏诺一起去上海总公司开会,在我惊讶之余,同事间的微词再起。销售部这么人中间,我是来得最晚也是资历最浅的一个,凭什么轮到我去上海,并且还是跟既风情又能干的苏诺一起。办公室文化最博大精深之处,莫过于人们乐此不疲的口水战。从同事们的三言两语中,我又出很多意味深长的醋味来。


“林韦,别管他们,你没问题的。”苏诺颇有领导风范地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摆着手宽慰我。她大概是看出了我的心思时刻牵挂着那些流言蜚语,以为我担心述职的事情。


“没事的,谢谢你。”我点点头轻描淡写地表达了谢意。而事实上,她的这句无心的开解却像一只手徐徐地从我的心头掠过去,让我有点意外的温暖。因为,她平常和办公室众人交集甚少,速来事多话少,即使有也是很简练,无非关乎工作。而我心里也是真心的为她隐隐不平,我知道那些四起的留言是针对她而不是我。


也许是年终将近,办公室的工作气氛似乎没以前那么浓,整个下午18楼格外清闲。我心不在焉地收拾着并不凌乱的办公桌,苏诺则专注地在电脑上捣鼓着什么,过了一阵子,才听到她自言自语的声音:“哎呀,上海降温了,我还准备这次出差穿那条新买的裙子呢。”


听到她的声音忍不住回过头,正迎上苏诺懊恼嘟起的嘴,她偶尔流露出的孩子气表情总是那么生动。


我忍不住笑了,我说:“到时候我帮你多拿一件厚外套就是,你放心大胆地穿吧。”


“林韦,你真好。”她蛊惑人心地向我一笑,我马上低下头心怀惴惴,真是个危险的女人,刚才那一笑,便不知道有多少男人会因此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思绪还未平复,却听见苏诺轻轻一声惊叫,她这是怎么了,这一惊一乍的样子实在与平时干练的风格大相径庭,未等我反应过来,她已经一阵风一样搬到我跟前用力摇晃我的胳臂说:“新光天地女装今天全面五折,正好我要买件出差时穿的外套,走,咱们扫货去。”


“不用上班了吗?”我对于她突如其来的热情很是愕然。


“翘课你不会啊?”苏诺环顾了一下办公室,像诗歌顽皮的学生一样诡谲的瞪着我。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坐在了她的丰田跑车里风风火火地被她带离公司办公楼几百米了。车里很大声地放着我从未听过的音乐,有点象云南丽江小调。她驾车的姿势非常美,是不是还转头冲我调皮一笑,又野性又甜美的样子,让我感到有点眩晕。


美丽的女子见过不少,偏她一个人让人心动到觉得无法把握,难以驾驭。能够一起翘班购物或许证明她对我心无芥蒂,甚至有些许好感,但这古灵精怪的女子要是坦言只把我当成她的异性闺蜜,那岂不是等于给我判了无期徒刑。


 


由于我们是提前一天到达上海,公司并没有安排接送,可是到了浦东机场落地后,苏诺刚开机就有电话打给她,接着便出现了一位非常绅士的男人,手里捧着一束火红的玫瑰花,看着他那部名车,我本能的戒备起来。所幸的是,他们两个人看起来并不是很熟,礼貌热情地近乎僵硬,只是那男人说是高先生安排来接苏小姐的,以后便不再多话。我坐在后面看不到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苏诺的表情,但是我感觉得到她埋在玫瑰里呼吸的脸是惊喜而雀跃,有种莫名其妙的坏情绪透过她一动不动的背影向我横冲直撞过来。


高先生是谁?高先生到底是谁?是苏诺的亲戚、朋友、同学、仰慕者还是情人?为什么知道我们会来?为什么知道我们的航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