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CBD:  北京    上海    广州     深圳    沈阳    武汉    天津    合肥    西安    长沙    青岛    重庆    南京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娱乐
失爱CBD——北京CBD原创短篇小说大赛入围复审作品选登
2014-01-25发布人:5icbd2来源:北京CBD原创短篇小说大赛

        余明丽从前台拿过包裹,心里面升起一股不详的感觉。包裹巴掌大小,很轻,收件人栏是机打的,发件人栏一片空白。余明丽没有网购的习惯,也没听说会有谁给她寄东西来,而且是这么小的一个纸盒。


        这么小,能装什么?


        余明丽将包裹放在抽屉里,继续手头的工作。可是心情却难以平静下来。一直等到快下班,她才悄悄的将包裹打开,在一层带泡泡的塑料纸里面,躺着一个U盘。她把U盘插进电脑,然后谨慎的点开,刚看了一眼,她就惊呆了,心跳骤然加速,右手下意识的狂点鼠标关闭窗口。


        U盘里面是铺天盖地的照片,是她老公张亮和一个年轻女子的照片。亲昵大胆大尺度的照片。张亮的脸清晰地显露出享受满足,而那女子,只有一个赤裸的妖艳的背影。


        余明丽假装镇定地用手拂了拂耳边的头发,抬头看了看对面和旁边的同事。看见没有人注意自己的异样,这才又拔出了U盘,放在衣兜里,然后端起桌上的杯子,走向茶水间。


        短短的几步路,余明丽感觉像走在云端。她心里泛起狂澜。她的手有些抖,将茶杯洗干净后,站在水龙头前,望着洗手池上方的镜子,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一时觉得很茫然。


        还有七分钟才下班。余明丽已经不想再等了,早退就早退吧,全勤奖泡汤就泡汤吧。天都要塌了,还管它什么全勤奖!


        出了温特莱中心,余明丽走向停车场,今天张亮出差回来,自己原本打算去机场接他,然后,俩人在外面吃饭,然后在晚餐时告诉他自己怀孕都有六周的消息。张亮一直很期待他们能再有个孩子。可是,过了今晚,他还会期待这个孩子的到来吗?


        余明丽坐在车里,看了看手表,还有五分钟,张亮的飞机才降落。她在等他的电话,看看张亮今晚会选择谁。是自己,还是照片里面的那个女人。


        十分钟后,余明丽的电话想起,是张亮。看着手机屏幕上闪烁的“老公”和张亮那张大笑脸的背景图案,余明丽突然觉得很讽刺。


        “丽丽,我下飞机了,你还在单位吗?”


        “我出来了。”


        “哦,那可麻烦了,你现在到哪里了?在机场高速上吗?”


        “还没有。怎么呢?”


        “丽丽,你先回家吧。我一下飞机就接到电话,单位有急事需要我去处理,我晚点回去,晚饭你自己吃吧。”


        “嗯。”


        “乖,晚上不用等我!”


        挂上电话,余明丽深感一种无力。发动车子,离开温特莱。


        真心不想回到那个家。


        其实,就算今天不收到那个包裹,余明丽也感觉张亮在外面有了人。只是,余明丽不想毁了这份感情,她努力想让自己变得更好,能够吸引住自己的丈夫的视线。可是,她失败了。她想装作不知道,可是一切都让那个包裹、那个U盘、那些个恶心的照片给毁了。


        我该怎么办?她问自己。


        路过央视新址南门,看到曾经的钢筋骨架已经竣工,成为著名的“央视大楼”,余明丽不禁想到08年的那个夜晚,张亮在那片工地旁的求婚。好像求婚的事情就发生在昨天,然后一夜之后,就完全变了样。变了的不仅仅是这块工地、这座大楼、还有两人的爱情、两人的山盟海誓。五个年头,央视大楼已经启用,虽然它外面还是围着铁板墙,和当初一样。可是,有变化就是有变化。


        北京CBD,天天都有变化。在CBD,你要么随着这变化把握机遇,成长强大,要么随着这变化错失良机,淘汰出局。日新月异的CBD,五年时间,已是斗转星移。可是,爱情,婚姻,为什么也会变?


1.jpg1.jpg


        余明丽和张亮都是新北京人,毕业后就留在北京发展。CBD的机会多,俩人均是高学历,找到好工作并不难,渐渐就过上了那种典型的北京CBD白领生活的日子: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朝九晚五,周六周日双休,二年买车三年买房。的确,几年下来,两人不仅买了车和房子,手头还有近三十万的结余。婚后不久余明丽曾经有过一次身孕,但因为当时正处于张亮的晋职期间,加上新买了房子要装修什么的,不得已做了手术拿掉孩子。这样过了两三年,等再想要的时候,余明丽却是怎么努力也怀不上。药吃了很多,也去了不少寺庙求过菩萨,可是都没有结果。慢慢的,余明丽就发现,张亮有了变化,而且种种蛛丝马迹显示这种变化无外乎就是:


        张亮有了别的女人。


        这个消息最开始几乎让余明丽喘不过气来。她不断反思,除了没有孩子,自己是不是还有其他张亮不满意的地方?于是乎,余明丽松了求子心切的神经,更加贴心照顾张亮,于是乎,去张亮河北老家的日子多了,于是乎,婆婆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她也无怨看着,于是乎,小叔子小姑子提出的再过份的要求也竭力去满足着。没曾想,断了求子念头后,在这种状况下,孩子,也就这么突然间,来了。


        想起肚里的孩子,想起过往的委屈,余明丽自嘲地笑了笑。


        又想起下午收到的U盘,余明丽暗暗问自己,张亮是什么时间和那个女人有了实质性进展的?是上月张亮过生日的时候还是上上周张亮又升职了后呢?时间肯定不长,因为自己和张亮上一次亲热的时候,还是能感觉到张亮只有自己的。这种感觉很虚渺,但是,余明丽就是如此肯定。


        应该是生日后吧。因为那回洗衣服的时候,居然发现,张亮的内裤不是自己买的那个牌子,而且内裤质量较之自己买的要差了好多。为了不让张亮察觉自己知晓了些事情而后难堪,余明丽立马去买了和那条牌子一样的内裤,洗干净后叠起来放在衣柜最不起眼的角落。这不是希望张亮穿,而是希望张亮能尽早和对方断。


        夜幕下的CBD 流光溢彩,灯火璀璨。余明丽看了眼后视镜里渐渐模糊消失的“央视大楼”,将车并上东三环主路,一给油,往三元桥方向而去。那里不是家的方向,那里只有一场同学联谊会,一场余明丽原本不打算参加的同学聚会。


2.jpg2.jpg


        张亮出了T3航站楼,一辆别克商务就滑了过来。里面一张青春靓丽的脸,正冲着他明艳的笑。


        她是许娟,余明丽心里知道但不确切知道的“那个女人”,张亮的新欢。


        换成张亮在开的别克,出了机场,也往三元桥方向而去。


        “老公你想我没?我可想你了。”张娟把手伸向左边,放在张亮大腿上,满脸期待的望着。


        “当然想!你个小妖精。我开车呐。”虽这么说,张亮还是一手握住了许娟的手。


        “老公,我有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快说来听听!”


        “回家说。”


        “现在说,现在说有奖励。”


        “老公,你要做爸爸了。”


        “你怀孕了?不是一直都有带套的吗?”张亮有点不敢置信,在高速路上差点一脚急刹车踩到底。急忙打开转向把车并到外道,停了下来。


        “人家也不知道嘛!老公,人家就是怀孕了。人家今天刚刚去检查了,宝宝都三周半了。”看着如